返回首頁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網站首頁 » 房產企業法律事務 » 內蒙古天富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訴內蒙古自治區醫院等侵權、聯營合同糾紛上訴案
搜索 類型:
  律師推薦
謝瑛律師
手機:13913837195
QQ:596726854(工作QQ)
QQ:76811947(南京法律咨詢群)
郵箱:[email protected]
分類列表


搜索
類型:
律師簡介

   謝瑛律師,現為中國法學會會員,全國律師協會會員,具有國家級注冊企業法律顧問職業資格,是南京律師網www.xy6969.cn創始人,該站首席律師,現執業于江蘇東恒律師事務所。
  謝瑛律師畢業于南京大學法學院,擁有深厚的法學功底及豐富的辦案經驗,秉承對客戶認真負責的精神及敬業嚴謹的工作態度,成功辦理了大量訴訟和非訟等復雜、疑 ...

詳情  

文章內容
內蒙古天富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訴內蒙古自治區醫院等侵權、聯營合同糾紛上訴案
http://www.drbhgh.tw/article.php?id=1445  發布時間:2012-01-25 點擊率:4301

 
法公布(2003)第1號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
(2002)民一終字第23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內蒙古天富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玉泉區石羊橋西路。
法定代表人:趙玉英,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李錦霞,內蒙古河洋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郎曙霞,內蒙古河洋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內蒙古自治區醫院,住所地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新城區昭烏達路5號。

法定代表人:云鶴,該院院長。

委托代表人:郝惠珍,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內蒙古達康醫療保健用品總公司,住所地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新城區昭烏達路5號。

法定代表人:云鶴,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張鳳鳴,內蒙古信澤法園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內蒙古自治區醫院保健分院,住所地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新城區昭烏達路5號。

法定代表人:呂龍,該分院院長。

委托代理人:苑淑范,內蒙古合星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于寧,北京市華地時代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內蒙古天富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天富公司)為與上訴人內蒙古自治區醫院(以下簡稱內蒙醫院)、上訴人內蒙古達康醫療保健用品總公司(以下簡稱達康總公司)、原審第三人內蒙古自治區醫院保健分院(以下簡稱保健分院)侵權、聯營合同糾紛一案,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于2000年4月27日作出(1998)內民初字第4號民事判決,宣判后,天富公司和內蒙醫院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經審理,于2000年12月25日作出(2000)民終字第73號民事裁定,將本案發回重審。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重審后,于2002年1月4日作出(2001)內民初字第1號民事判決。天富公司、內蒙醫院、達康總公司均不服該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經審理查明:1993年6月16日,內蒙古醫療保健社會服務公司(甲方、以下簡稱醫療服務公司)與天富公司(乙方)簽訂一份《聯合興建病房樓協議書》(以下簡稱聯建協議),約定:(一)甲、乙雙方聯合興建的病房樓產權屬雙方共有,按照各自的投資比例分享產權和經營所得。日后任何一方在任何情況下均不得以任何理由對此提出爭議,否則,即構成對另一方權益的侵犯。(二)病房樓占地面積為780平方米,地址在內蒙醫院院內保健所北側,住院樓南側。該樓建成后用于醫療病房。(三)甲方負責將自有院內空地780平方米作為“病房樓”建筑占地,合價23.4萬元,并長期無償提供大門出入、車輛存放等一切交通方便條件,負責辦理有關該樓建設的城建規劃、土地、消防、人防等一切手續并承擔其費用,負責該病房樓經營應辦理的一切手續以及安排技術力量和醫療設備的提供。上述各項工作完成后,據實結算,并經雙方認可作為甲方入股資金。(四)乙方承擔土建施工費、土建勘察設計費、空調設備及安裝費,以及除甲方應承擔的樓外部分管線外的路面硬化、檢查井、化糞池、接頭等工程費用,完成上述各項,決算后提出最終數字,作為投資金額,并經甲、乙雙方承認蓋章作為本協議的附件。(五)病房樓正式營業后,由甲、乙雙方聯合經營,盈虧可按上述投資比例分擔或提取,具體經營細則可另訂補充協議。協議由烏日金代表甲方簽字蓋章,郗樹森代表乙方簽字蓋章,并于1993年11月1日在呼和浩特市新城區公證處辦理了公證。1993年9月,天富公司按照協議約定,組織施工力量,進行了病房樓的土建施工,并將協議約定的三層病房樓改建為五層,于1994年12月25日竣工,總建筑面積2988.47平方米,工程總造價為3242595元。

內蒙古達康醫療保健服務總公司是內蒙醫院1993年3月投資成立的全民所有制企業,法定代表人由時任內蒙醫院院長的趙玉英兼任,1996年4月變更為達康總公司,法定代表人為烏日金。醫療服務公司是內蒙醫院于1992年7月投資成立的全民所有制企業,在達康總公司成立時,并入達康總公司,成為達康總公司的下屬分公司。天富公司成立于1992年8月,法定代表人亦是趙玉英,內蒙醫院是天富公司的股東之一。1997年6月,云鶴接替趙玉英擔任內蒙醫院的院長。

1994年6月5日,內蒙醫院以內醫院字(94)第21號文件向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廳請示成立內蒙古醫院保健分院,請示稱:為進一步深化醫療衛生改革,增加醫療服務項目,拓寬醫療服務領域,適應市場經濟的趨勢,滿足人們不斷增長的高水平的醫療保健需要,我院第三產業達康總公司自籌資金在院內新建一所醫院,定名為“內蒙古醫院保健分院”,成為內蒙古醫院“一院兩制”改革的試點,探索醫院改革的新路子。該請示的附件一將保健分院定位是達康總公司與天富公司共同投資興建的集醫療、保健、門診、病房、社會家庭醫療服務為一體、并集中了全市部分著名專家、引進服務行業優質服務和管理的綜合性醫院,為全民所有制企業,實行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求生存、自我發展,為社會提供一流的質量、一流的服務、一流的環境的醫療服務實體。1994年9月8日,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廳批復,同意建特需醫療保健分院,在行政上隸屬內蒙醫院領導,內部資金管理實行獨立核算,自負盈虧,自主經營,要按照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及有關規定,履行正式申報手續。1994年8月4日,內蒙醫院以該院第三產業達康總公司自籌資金在院內新建一所保健分院,根據其建筑規模、服務范圍、床位設置,擬定其建制為正處級,按照醫院組織人員編制辦法就該分院的人員編制、內設機構、領導職數等提出請示報告,經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廳轉報內蒙古自治區編制委員會,同年12月3日,內蒙古自治區編制委員會批復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廳:同意成立保健分院,隸屬內蒙醫院領導,為相當處級規模的獨立核算、自收自支、自負盈虧、實行企業化管理的事業單位,財政不撥任何經費。核定人員編制104人,處級干部職數1正2副,內設科級機構9個,名稱自定,等等。

1994年6月8日,達康總公司與天富公司共同成立保健分院董事會,董事長為趙玉英,副董事長為郗樹森(代表天富公司)和烏日金,烏日金為法定代表人。1995年2月18日,保健分院正式掛牌營業,但未辦理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

1996年3月4日,達康總公司(甲方)與天富公司(乙方)簽訂《關于共同投資建立內蒙古醫院保健分院的補充協議》(以下簡稱補充協議),約定:一、雙方投資額的確認。甲方投資:醫院直接投入1984388.75元,達康總公司投入2344450.6元,醫療服務公司投入480094.17元。乙方投資:4620348.08元(其中房屋建筑工程款3242595元)。二、雙方所占投資份額的確定。雙方共同投資額為9429281.6元,甲方投資占51%,乙方投資占49%。三、分院的盈利與虧損以年終決算為準,并嚴格按上述比例分成或負擔,分院收入每三個月按投入比例分成或負擔。四、對于分院的具體管理辦法及雙方權益保護,將在保健分院章程中約定,并須雙方嚴格遵守。五、補充協議及保健分院章程與原協議為三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

1997年12月10日,天富公司與達康總公司共同制定了保健分院章程,約定:保健分院是由內蒙醫院、達康總公司和天富公司聯合投資建立的以公有制為主的股份制企業;保健分院的主管部門是內蒙醫院;雙方共同投資額為9429281.60元,其中內蒙醫院為4808933.52元,天富公司為4620348.08元;保健分院設立董事會,董事長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會的職權有:決定分院重大事項,決定分院的管理、經營計劃和投資方案,制定分院的年度財務預算方案和決算方案,擬定分院合并、分立、變更解散的方案,聘任或者解聘分院院長及各部門負責人,等等。趙玉英代表天富公司、烏日金代表達康總公司分別在章程上簽字,但未加蓋單位公章。

保健分院開始營業后,購置了醫療設備,建筑了450平方米辦公室和食堂。1997年6月,天富公司和達康總公司分別從保健分院領取紅利30萬元。

1997年12月3日,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廳作出內衛黨組字(1997)第36號“關于呂龍同志任職的通知”文件,任命呂龍為保健分院副院長。1998年1月19日,內蒙醫院作出內醫院字[1998]第4號文件,決定解散保健分院原董事會,派呂龍、丁赤平、烏日娜三人負責保健分院的管理,保健分院隸屬于內蒙醫院領導,相當于正處級事業單位。由此,天富公司認為被排斥行使參與經營保健分院的權利,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在未能得到解決的情況下,于1998年4月24日向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內蒙醫院停止侵權,恢復保健分院董事會和領導班子,賠償因侵權行為給其造成的損失5306348.08元。一審期間,1999年11月8日,天富公司增加訴訟請求為:確認天富公司與內蒙醫院、達康總公司之間的聯建協議、補充協議及保健分院章程合法有效,繼續履行;確認天富公司對保健分院的投資額為5701328元;對保健分院至1998年的盈利5380000元按比例分配。本案重審期間,天富公司又增加訴訟請求為確認內蒙醫院為保健分院的一方投資者,由內蒙醫院協助保健分院分配其應得利潤2523513.8元。

本案一審期間,一審法院委托內蒙古中證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對保健分院1999年8月31日前的資產、負債、所有者權益和建院以來至1999年8月31日的收益、利潤分配進行了審計和鑒定,鑒定結果為:實收資本4808933.52元,其中達康總公司2344450.6元;醫療服務公司480094.17元;內蒙醫院1984388.75元。對于達康總公司合資前利息費用239080.26元調減遞延資產和投入資本,同時調增利潤104967.41元。天富公司實際投入為5701328元。累計收益4746968.49元,已分配利潤1064765.28元(含盈余公積金),結存3682203.21元。

另查明,保健分院對內蒙醫院、達康總公司、醫療服務公司的投入資本按補充協議確定的數額計入保健分院實收資本帳。對天富公司的投入資本未入帳。雙方當事人對此無異議。

再查明,內蒙醫院所使用的土地是通過行政劃撥方式取得,1993年2月28日辦理了國有土地使用證。保健分院病房樓占用的土地屬于內蒙醫院的土地使用范圍之內,未辦理土地使用權的變更手續。

本院二審期間還查明,天富公司于1997年3月5日以自己的名義取得了保健分院病房樓的《房屋所有權證》,并用作該公司向銀行申請貸款的擔保人的反擔保,將該證抵押于呼和浩特市制酒廠。后因該筆借款和擔保糾紛,1999年6月,該病房樓產權被最高人民法院以(1999)經終字第2號民事裁定予以查封,限制轉讓。1998年12月27日,保健分院書面通知天富公司研究保健分院年終分紅,天富公司收到該通知后未予理睬。

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經重審認為:天富公司與達康總公司簽訂的聯建協議和補充協議雖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但協議約定用于建設病房樓的土地的性質為行政劃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鎮國有土地出讓和轉讓暫行條例》第四十四條、第四十五條的規定,聯建協議及補充協議違反國務院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應認定為無效。內蒙醫院雖未在聯建協議及補充協議上簽字蓋章,但作為聯建病房樓的實際投資方,將劃撥形式取得的土地以達康總公司的名義出資,并參與聯合經營保健分院,應對因土地性質導致合同無效承擔全部過錯責任。補充協議雖因內蒙醫院的過錯而無效,但協議中關于各方出資額的確認是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故天富公司的投資應以補充協議確認的數額予以認定,內蒙醫院應返還天富公司的投資及利息。雙方聯營合同雖為無效,但雙方共同投資興建的保健分院經營至1999年8月31日累計收益4746968.49元,應用于適當補償無過錯方天富公司因合同無效所遭受的經濟損失。天富公司主張內蒙醫院解散保健分院董事會的行為構成侵權,請求對保健分院行使監督權、知情權、經營權,不屬民事案件受理范圍,應予駁回。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款、第五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鎮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和轉讓暫行條例》第四十四、第四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聯營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八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一、天富公司與達康總公司、內蒙醫院簽訂的《聯合興建病房樓協議書》和《關于共同建立內蒙古醫院保健分院的補充協議》無效;二、內蒙醫院返還天富公司投資款4620348.08元及利息損失(利息按建設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從1996年3月4日起算至實際付清之日止);三、內蒙醫院補償天富公司經濟損失1451799.49元;四、駁回天富公司其他訴訟請求。以上給付款項在該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執行。一、二審案件受理費97685.48元,鑒定費50000元,由內蒙醫院負擔。

天富公司、內蒙醫院和達康總公司均對一審判決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

天富公司上訴稱:一、一審判決漏判保健分院章程是否有效,漏判內蒙醫院是否為保健分院的一方投資者。二、一審判決既認定聯建協議及補充協議無效,卻又依據補充協議確認天富公司的投資數額為4620348.08元,判決相互矛盾。依據內蒙古中證聯合會計師事務所[1999]第75號審計報告,天富公司的投資額應為5701328元。原審判決認定保健分院樓始建于1993年,1994年12月竣工,而判決從1996年3月4日開始計算利息,也屬相互矛盾。三、保健分院病房樓始建于1993年,1994年12月竣工,聯建行為發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施行前,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房地產管理法施行前房地產開發經營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三條第12項的規定,本案保健分院的樓房已建成九年,雙方業務已合作多年,內蒙醫院的土地使用權投資到保健分院后,未改變土地的用途,且已經計入保健分院的實收資本賬,保健分院的成立是經內蒙醫院申請,各級審批部門作為醫療衛生改革中的新生事物批準的,因此本案所涉合同的效力是可以補正的。原審判決在適用法律方面有不當之處。四、內蒙醫院解散保健分院董事會的行為,符合侵權的構成要件,屬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圍,原判對此認定適用法律不當。五、天富公司的損失遠大于1451799.49元。請求改判確認聯建協議、補充協議及保健分院章程合法有效,繼續履行,確認內蒙醫院為保健分院的一方投資者,確認天富公司對保健分院的投資額為5701328元,確認內蒙醫院的行為對天富公司構成侵權,并判令其停止侵權,不得妨礙天富公司對保健分院行使監督權、知情權、經營權、收益權等股東權利,判令內蒙醫院因侵權給天富公司造成的經濟損失,即應得利潤2523513.80元。

內蒙醫院上訴稱:內蒙醫院既不是無效協議的訂立方,也不是投資方,不應作為無效協議的關系人,而且,判決中既認定協議無效,又認定出資額的確認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前后矛盾,即使該出資額的確認是真實意思表示,聯營投資未經過驗資也屬于違法無效,按自治區衛生廳的批復,保健分院在行政上隸屬于內蒙醫院領導,故對其進行管理是依法行事,原審判決認定內蒙醫院參與了聯合經營保健分院,既與原告的主張不符,也與事實不符,判決前后矛盾。二、一審判決引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聯營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八條的規定,聯營合同被確認無效后,聯營體在聯營合同履行期間的效益,應先用于清償聯營期間的債務及補償無過錯方因合同無效所遭受的經濟損失。但在判決時又未依本條辦理,讓內蒙醫院返還投資沒有根據。三、一審判決混淆了企業法人行為和法定代表人行為的界限,聯合興建病房樓協議中執行約定土地入資條款是達康總公司的應盡義務,它不是內蒙醫院法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只是法定代表人的意思表示,對內蒙醫院沒有約束力,認定內蒙醫院負全部責任沒有依據。四、中證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中天恒會計師事務所、內蒙古自治區價格事務所均是中介機構,對天富公司的出資數額結論不一,人民法院不應以中證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的結論為依據。請求二審依法改判。

達康總公司上訴稱:一、對一審判決認定聯建協議和補充協議無效不持異議,但該協議和補充協議的當事人只是天富公司和達康總公司,故內蒙醫院不是聯建和投資的主體。二、一審判決內蒙醫院返還天富公司投資款4620348.08元有誤,補充協議第7項利息592187.86元,第8項管理費298575.45元,不能作為投資,第3項鋼窗113281.53元,第6項窗簾盒6708.65元已計入樓房造價中,不應重復計算。根據內蒙古自治區價格事務所(2000)7號價格認定書,天富公司的投資實際應為2678204元。三、天富公司作為房地產公司,對合建合同無效同樣負有過錯,一審判決沒有確認天富公司的過錯不當。請求確認內蒙醫院不是投資方,確認天富公司的投資額為2678204元,確認天富公司對合同無效負有過錯責任,并依法改判。

保健分院未提交書面答辯狀,當庭辯稱一審判決與其沒有真接利害關系,其屬于內蒙醫院的下屬事業單位,內蒙醫院解散保健分院董事會不構成侵權,同意內蒙醫院的上訴意見。

本院二審過程中,內蒙醫院和達康總公司還書面申請對保健分院病房樓的造價和天富公司的投資進行重新鑒定,理由是一審判決所依據的補充協議中的投資金額,四方當事人均不認可,沒有客觀性。

本院經審理認為:天富公司與達康總公司簽訂的聯建協議,約定將內蒙醫院劃撥取得的土地用于建設病房樓,雖然沒有辦理土地使用權出讓轉讓的法律手續,但雙方興建的病房樓實際用于公益事業單位保健分院的醫療服務,該病房樓是由內蒙醫院和達康總公司申請建設批準手續興建的,故達康總公司經內蒙醫院同意在其院內劃撥土地上建設保健分院病房樓的行為不屬于商品房的開發建設,而是聯營保健分院的手段,劃撥土地并未進入市場,天富公司對病房樓的投資實際上已經轉化為對聯營保健分院的出資,因此,雙方當事人簽訂的聯建協議、補充協議沒有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為有效合同。上述合同中關于內蒙醫院出資的約定,實際上是內蒙醫院對達康總公司的出資,并非對保健分院的直接投資。保健分院章程是天富公司和達康總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簽訂的,不能證明內蒙醫院是保健分院的直接投資主體,該章程雖然沒有加蓋雙方當事人單位的印章,但其中關于出資額的約定是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亦為有效。依據有效合同,對雙方當事人關于聯營出資的約定依法應予保護,對病房樓的造價沒有必要鑒定,內蒙醫院和達康總公司在二審中申請對病房樓的造價進行重新鑒定,理由不成立,予以駁回。因保健分院并非是天富公司和達康總公司依照國務院《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的規定獨立申請開辦的醫療機構,故雙方當事人簽訂的保健分院章程中關于保健分院管理體制和董事會職權的約定,未經行政主管部門批準,不能產生對抗內蒙自治區衛生廳和內蒙古自治區編制委員會行政批復的效力。根據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廳和內蒙古自治區編制委員會的批復以及雙方當事人在保健分院章程中的約定,內蒙醫院是保健分院的行政主管部門,有權決定保健分院的負責人和經營管理機構,雙方之間因此產生的爭議不是平等民事主體之間的爭議,不屬于人民法院民事侵權案件的受理范圍,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聯營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一條第(二)項的規定,因聯營體內部機構設置、人員組成等管理方面的問題發生糾紛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故一審法院對天富公司請求判令內蒙醫院停止侵權、恢復保健分院董事會和領導班子、賠償損失的主張予以駁回是正確的,依法應予維持。天富公司以內蒙醫院解散保健分院董事會構成侵權為由請求對保健分院經營至1999年8月31日的帳面收益進行分配,不符合本案實際,亦不符合聯營的性質和要求,因內蒙醫院雖然解散了保健分院董事會,但并未妨礙天富公司作為股東行使分享保健分院經營利潤的權利,聯營關系仍繼續存在,1998年12月27日,保健分院還書面通知天富公司開會研究保健分院年終分紅問題,天富公司自己放棄權利,對不存在妨礙其行使股東權利的聯營體請求為司法判決強制分配利潤,并要求判令聯營合同繼續履行,既缺乏事實上之必要性,也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天富公司上訴主張其對保健分院的投資額為5701328元,依據是內蒙古中證聯合會計師事務所[1999]第75號審計報告,因該報告依據的又是天富公司1996年單方委托內蒙古自治區審計事務所采用建筑物重置成本法對保健分院病房樓的評估價格,該評估的目的是用于天富公司工商注冊增資,并非是其對保健分院的原始出資核驗,未經對方當事人確認,亦未實際計入保健分院的實收資本賬內,故其關于投資額的上訴主張,與其同時主張為有效合同的補充協議和保健分院章程中約定的內容不符,證據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納。達康總公司二審主張天富公司以自己的名義領取保健分院病房樓的房產證并予以抵押的行為構成侵權,屬于另一性質的爭議,雙方可另行解決,本案二審不予審理。綜上,本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二)、(三)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01)內民初字第1號民事判決第四項。

二、撤銷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2001)內民初字第1號民事判決第一、二、三項。

三、天富公司與達康總公司簽訂的《聯合興建病房樓協議書》、《關于共同建立內蒙古醫院保健分院的補充協議》以及保健分院章程中關于聯營各方出資額的約定均為有效。

四、確認天富公司對保健分院的實際投資額為4620348.08元。

一審案件受理費48842.74元,由天富公司負擔24421.37元,達康總公司負擔12221.37元,內蒙醫院負擔12200元,鑒定費50000元,由天富公司負擔。二審案件受理費48842.74元,由天富公司負擔24421.37元,達康總公司負擔12221.37元,內蒙醫院負擔12200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胡仕浩

審 判 員 張雅芬

代理審判員 楊興業

二○○二年八月十六日

書 記 員 王冬穎
 

单场胜平负5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