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網站首頁 » 房產企業法律事務 » 上海水仙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訴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參建糾紛案
搜索 類型:
  律師推薦
謝瑛律師
手機:13913837195
QQ:596726854(工作QQ)
QQ:76811947(南京法律咨詢群)
郵箱:[email protected]
分類列表


搜索
類型:
律師簡介

   謝瑛律師,現為中國法學會會員,全國律師協會會員,具有國家級注冊企業法律顧問職業資格,是南京律師網www.xy6969.cn創始人,該站首席律師,現執業于江蘇東恒律師事務所。
  謝瑛律師畢業于南京大學法學院,擁有深厚的法學功底及豐富的辦案經驗,秉承對客戶認真負責的精神及敬業嚴謹的工作態度,成功辦理了大量訴訟和非訟等復雜、疑 ...

詳情  

文章內容
上海水仙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訴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參建糾紛案
http://www.drbhgh.tw/article.php?id=1447  發布時間:2012-01-25 點擊率:4817

(1999)滬一中民初字第737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民事判決書

(1999)滬一中民初字第737

 

原告:上海水仙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原名:上海水仙電器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汶水路19號

法定代表人:宋偉民,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朱俊雯,上海市東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原名上海民健實業公司),住所地:上海市上川公路邵家宅車站西首

法定代表人:徐國良,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顧國建,上海市廣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濤,上海市廣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住所地:江西省上饒市外沽溏路18號

法定代表人:李山根,廠長

委托代理人:周翠娥,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李力,上饒市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員


原告上海水仙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訴被告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參建糾紛一案,本院于 1999年11月25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0年2月23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上海水仙電器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俊雯,被告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濤,被告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的委托代理人李力、周翠娥,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上海水仙電器股份有限公司訴稱:1993年1月15日,原告與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簽訂了《參建浦東上川路民健中心村住宅協議》,參建地址在浦東上川路邵弄“民健中心村”住宅小區。參建建筑面積2,703平方米,每平方米參建價為1,335元,共計參建款為3,608,505元。原告按照參建協議共支付了3,240,000元和用電增用費24,660元。但是上海饒建實業公司收款后既不交房也不退款,原告多次催討無著,后連辦公地點也找不到。直到1999年5月31日從工商管理局查到上海饒建實業公司已于1997年11月24日被吊銷營業執照,同時,原告查到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系第一被告與第二被告的聯營體。為此,原告要求兩被告退還參建款,并承擔1997年12月1日起至2000年5月30日止的銀行同期固定資產貸款利息及訴訟費。


原告當庭提交如下證據材料:(一)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的工商登記材料。包括:該單位1992年8月6日的企業法人申請開業登記注冊書;1992年8月3日的驗資證明書[其中表明:甲方(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投入2,227萬元、乙方(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投入360萬元];同日該單位的驗資報告(報告載明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的上級主管單位為顧路鄉實業總公司);1997年11月24日,上海市浦東新區工商行政管理局決定吊銷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營業執照的處罰決定書。(二)、1993年2月10日,原告與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簽訂的《參建浦東上川路民健中心村住宅協議》。(三)、原告支付給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的支票和付款憑證。(四)、原告與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的往來信函。包括:(1)1993年12月10日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發給原告的函(表明竣工周期可能要拖遲至94年一季度底)。(2)1995年1月4日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發給各參建單位的函(表明民健中心村住宅樓在94年8月曾組織各參建單位進行了驗收,經整改后希各參建單位在1月10日之前,再進行驗收)。(3)上海饒建實業公司1995年12月25日發出的遷址公告)。


被告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辯稱:上海饒建實業公司具有法人資格、本案債務不應由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承擔;原告主張參建款已超過訴訟時效;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已足額出資,現上海饒建實業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故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不應作為本案被告。被告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當庭提供如下證據材料:上海民健實業公司與上海饒建實業公司1992年10月29日簽訂的《聯合組建住宅樓協議書》;川沙縣建設局1992年12月18日頒發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川沙縣建設局1992年6月23日頒發的《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


被告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辯稱:其實際未與上海民健實業公司組建上海饒建實業公司;上海饒建實業公司是獨立法人,上海饒建實業公司與原告簽訂的協議,其沒有參與也不知情;上海饒建實業公司后變為江西上饒三清實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100%投資;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不應作為本案被告;原告的訴訟請求已超過訴訟時效。被告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當庭提供如下證據材料:(一)《關于要求退出上海饒建實業有限公司聯營體的報告》。(二)《關于上饒市毛紡織工業總公司資產評估的報告》(說明:按照聯營章程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應投入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的設備,目前還在江西上饒毛紡織廠)。(三)向吳天祺作的調查筆錄(說明原告投入的參建款已由江西上饒三清實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拿走)。(四)浦東工商分局的《浦東新區外地來滬投資企業年檢登記表》(說明: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由江西上饒三清實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100%投資、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已退出聯營)。(五)1993年度,上海饒建實業公司《企業法人年檢報告書》(說明:在企業法人主管部門審核意見欄內蓋章的是上饒三清實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1994年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的《資產負債表》(說明:主管部門是三清公司)。(六)《企業法定代表人任職證明》、《工商企業主要從業人員名單》‘(說明:僅有上海民健實業公司蓋章,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已退出聯營)。(七)《上海饒建實業有限公司經營合同》(說明: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未按合同提供設備)。(八)向李杰衛作的調查筆錄。


經當庭質證,一、被告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對原告提供的證據材料所述質證意見如下:對原告提供的證據材料 (一)無異議;證據材料(二)、(三)、(四)是原告與上海饒建實業公司之間發生的,故其不清楚。被告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對被告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提供的證據材料所述質證意見如下:對證據材料(一)、(三)不認可;對證據材料(二)、(四)、(五)、(六)、(七)的真實性無異議;證據材料(八)李的談話是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內部事宜。二、被告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對原告及被告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提供的證據材料的真實性均無異議。三、原告對被告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提供的證據材料沒有異議。原告對被告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提供的證據材料所述質證意見如下:對證據材料(一)、(二)不認可;對證據材料(三)、(六)、(七)的真實性不清楚;對證據材料(四)、(五)沒有異議。證據材料(八)表明上海饒建實業公司里沒有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的設備投資,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未足額出資。


之后,原告又提供如下證據材料:1.原告名稱變更的材料。2.川沙縣人民政府川府土征字(92)第351號文件。3.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滬川建(92)916號附件1(證明:建筑物為中心村農民住宅)。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又提供如下證據材料:1.聯合組建住宅樓協議書。2.1992年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出具的承諾書。3.上海饒建實業公司、上海民健實業公司、上海彭浦商品住宅開發公司于1993年1月19日簽訂的《參建浦東新區上川路南民健住宅協議書》。(以上證據材料證明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已足額出資上海饒建實業公司)。4.上海民健實業公司變更為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的證據材料。


經質證,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對原告提供的證據材料1.2.3均無異議。江西上饒毛紡織廠對原告提供的證據材料1無異議,對證據材料2.3認為:其沒有參加,故一概不知。

對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提供的證據材料,原告的質證意見為:對證據材料1.3.4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證據材料3所涉的產權證未辦出,協議應是無效的,對證據材料2的真實性有異議。江西上饒毛紡織廠的質證意見為:對證據材料1.3的真實性沒有異議,對證據材料2的真實性有異議,對證據材料4未發表質證意見。

本院在審理中,調查收集了上海新申會計師事務所對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的驗資材料。經質證,原告對證據材料的形式上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原告認為,上海新申會計師事務所的驗資是虛假的。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對證據材料的真實性沒有意義。江西上饒毛紡織廠對證據材料的真實性沒有異議。

本院認為,原告提供的證據材料符合證據規則,對其真實性可予認定。被告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提供的《聯合組建住宅樓協議書》、《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及其工商登記變更材料具有真實性,對其證據效力予以確認;1992年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出具的承諾書,因其未提供該證據材料的原件及相關權證,故對該份證據材料的效力不予確認;《參建浦東新區上川路南民健住宅協議書》與本案無關聯性,故對該份證據材料的效力亦不予確認。被告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提供的證據材料(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形式上的真實性予以確認。本院在審理中調查收集的上海新申會計師事務所對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的驗資材料,因原、被告對其真實性均無異議,故本院對上述材料的證據效力予以確認。基于上述證據,確認如下事實,1993年1月15日原告與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簽訂了《參建浦東上川路民健中心村住宅協議》,參建地址在浦東上川路邵弄“民健中心村”住宅小區。參建面積2,703平方米,每平方米參建價為1,335元,共計參建款為3,608,505元。原告按照參建協議共支付了3,240,000元和用電增用費24,660元。但是上海饒建實業公司收款后既未交房也未退款,原告多次催討無著,直到1999年5月31日從工商管理局查到上海饒建實業公司已于1997年11月24日被吊銷營業執照。同時,原告查到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系第一被告與第二被告的聯營體。為此,原告要求兩被告退還參建款,并承擔1997年12月1日起至2000年5月30日止的銀行同期固定資產貸款利息及訴訟費。

本院另查明,上海饒建實業公司于1992年8月向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請開業,上海市浦東新區工商行政管理局核發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通知單中注明:該企業注冊資金為2,587萬元。該企業的工商登記資料中附有1992 年8月3日,上海新申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驗資證明書》,上述證明書載明:申請驗資單位為上海饒建實業公司,注冊資金總額為2,587萬元,資金組成為流動資產582萬元、固定資產1,645萬元、在建工程360萬元,資金來源為甲方(江西上饒毛紡織廠)投入2,227萬元、乙方(上海民健實業公司)投入360萬元。該證明書并附驗資報告,報告表明:江西上饒毛紡織廠的出資為,流動資產人民幣582萬元,機械設備人民幣1,645萬元,上海民健實業公司以在建工程出資人民幣360萬元。上海饒建實業公司已于1997年11月24日,被上海市浦東新區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銷營業執照。

本院還查明,本案所涉參建土地為,川府土征字(92)第351號所指地塊。該土地系川沙縣人民政府于1992年8月24日批給顧路鄉政府,用于組建農民集資住宅。

本院又查明,上海水仙電器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已變更為止海水仙電器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民健實業公司已變更為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

本院認為,原上海水仙電器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與上海饒建實業公司于1993年1月15日簽訂的《參建浦東上川路民健中心村住宅協議》雖系各方真實意思表示,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用于建房的土地亦屬國有土地,但上述土地系川沙縣人民政府批予顧路鄉政府。上海饒建實業公司至今未取得上述土地使用權,其接受他人“參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鎮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和轉讓暫行條例》的有關規定,故上述協議無效。對此,上海饒建實業公司及原告均有締約過錯,均應承擔相應責任。上海饒建實業公司據無效協議收取原告的有關參建款項,依法應予返還。對無效協議造成的損失應由原告及上海饒建實業公司各半負擔。原告直接向本案兩被告主張權利,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但鑒于上海饒建實業公司已被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銷營業執照,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系本案兩被告共同投資組建的聯營體,故兩被告對上海饒建實業公司負有清理責任。兩被告有責任成立清算組,對原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的財產進行清算,并用清算財產返還原告參建款項及承擔利息損失。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四條、第五十八條、第六十一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上海饒建實業公司與原上海水仙電器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簽訂的《參建浦東上川路民健中心村住宅協議》無效;

二、上海民健實業總公司、江西省上饒毛紡織廠應于本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成立清算小組,對上海饒建實業公司的財產進行清算,并用清算后的財產返還原告參建款項人民幣3,264,660元及給付該款項自1997年12月1日起至2000年5月30日止的銀行同期固定資產貸款利息的50%;

三、原告其余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5,123元,由原告承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 周柏

代理審判員 胡慧

代理審判員 沈覺

二OOO年八月二十四

書記員 沈潔
 

单场胜平负5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