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網站首頁 » 房產企業法律事務 » 華信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訴香港萬駿實業有限公司等在項目開發策劃代理活動中侵害其法人形象權及信用權糾紛案
搜索 類型:
  律師推薦
謝瑛律師
手機:13913837195
QQ:596726854(工作QQ)
QQ:76811947(南京法律咨詢群)
郵箱:[email protected]
分類列表


搜索
類型:
律師簡介

   謝瑛律師,現為中國法學會會員,全國律師協會會員,具有國家級注冊企業法律顧問職業資格,是南京律師網www.xy6969.cn創始人,該站首席律師,現執業于江蘇東恒律師事務所。
  謝瑛律師畢業于南京大學法學院,擁有深厚的法學功底及豐富的辦案經驗,秉承對客戶認真負責的精神及敬業嚴謹的工作態度,成功辦理了大量訴訟和非訟等復雜、疑 ...

詳情  

文章內容
華信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訴香港萬駿實業有限公司等在項目開發策劃代理活動中侵害其法人形象權及信用權糾紛案
http://www.drbhgh.tw/article.php?id=1449  發布時間:2012-01-25 點擊率:4434

 
【頒布單位】最高人民法院 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
 
原告:武漢華信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信公司)。
被告:香港萬駿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港萬駿公司)。
被告:武漢萬駿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武漢萬駿公司)。
被告:武漢世貿大廈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世貿公司)。 
1993年12月22日,世貿公司與香港萬駿公司簽訂《房屋委托銷售暨廣告業務企劃合約書》,合同約定:“世貿公司計劃開發之房地產,規劃為綜合性商場及寫字樓,委托香港萬駿公司為本項目境內、境外銷售總策劃,并承攬本項房地產代理銷售業務企劃事項。香港萬駿公司承 攬廣告及代理銷售業務企劃期間,承擔銷售過程中的一切責任”。

1994年5月,被告香港萬駿公司和世貿公司為預售后者開發的武漢世貿廣場,召開武漢世貿廣場售樓發布會,并展示由被告香港萬駿公司設計、制作的武漢世貿廣場和武漢廣場模型,以及室內燈箱彩色立面效果圖和鳥瞰 圖。被告香港萬駿公司在該圖和模型中,未經原告允許,使用了原告開發的武漢廣場物業形象;在立面效果圖中,將獨立存在的武漢廣場與武漢世貿廣場并列,僅注明為武漢世貿廣場,未提武漢廣場,并在廣告詞中稱其為“武漢世貿廣場群”。被告香港萬駿公司在廣告方位示意圖中把武漢 廣場所占位置擠掉;武漢世貿廣場設計藍圖樓高比相鄰的武漢廣場設計藍圖樓高矮4米,但在模型圖中,武漢廣場反比世貿廣場矮三分之一,武漢廣場的寬度也窄了三分之一。被告武漢萬駿公司受香港萬駿公司的委托,將其設計、印制的6種10余萬份損害原告物業形象的廣告宣傳畫廣為 散發,并在《長江日報》上4次用半版的畫幅刊載做廣告,損害原告物業形象,造成原告經濟損失。

原告曾于1994年5月初兩次向被告香港萬駿公司指出其侵權行為,要求撤銷侵權模型及廣告宣傳。因不能有效地解決問題,

原告于1995年1月5日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訴稱:被告香港萬駿公司、武漢萬駿公司未經其同意,擅自使用其物業形象,并在制作的效果圖、方位圖、模型及廣告宣傳中,貶損了其物業形象。被告的廣告宣傳畫散發達數十萬份,廣泛傳播,進行了誤導性宣傳。被告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損害了我方的企業商譽,侵害了名譽權。 請求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公開賠禮道歉,賠償經濟損失664.95萬元。 被告香港萬駿公司辯稱:我公司做廣告宣傳是為了突出所銷售商品房的形象,在設計、制作廣告時沒有刻意貶低原告形象。對于原告的賠償請求不能接受。 被告武漢萬駿公司辯稱:我公司是在1994年7月30日成立的,本案所涉及的宣傳品及武漢世貿廣場模型均在此前就制作完成,與本公司無關。我公司成立后,受香港萬駿公司的委托,在武漢地區銷售世貿大廈,且代理銷售期間以世貿公司名義進行。代理人在代理權限內以被代理 人名義實施的民事行為,應由被代理人承擔民事責任。我公司沒有侵權,請求依法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審判】

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認為世貿公司必須參加本案訴訟,追加其為本案共同被告。世貿公司辯稱:我公司與香港萬駿公司簽訂的合同中已規定香港萬駿公司承攬廣告及代理銷售業務期間,承擔銷售過程中的一切責任,因此,本案與我公司無關。同時,我公司與原告之間不存 在競爭問題,不應成為本案被告。

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被告香港萬駿公司在承攬武漢世貿廣場廣告及代理銷售業務期間,為推銷商品房,在廣告設計、制作中,明知原告開發的武漢廣場不是世貿公司的物業,又未經原告允許,而擅自使用原告的物業形象,并將銷售情況較好的武漢廣場與武漢世貿廣場排列在 一起加以貶低,同時在廣告詞中使用了“武漢世貿廣場群”一語,誤導人們把武漢廣場當作是武漢世貿廣場的一部分。被告武漢萬駿公司將香港萬駿公司設計、制作的廣告宣傳畫廣為散發,并在《長江日報》上4次刊載。被告香港萬駿公司、武漢萬駿公司上述不正當競爭行為,侵害原告的 物業形象,由此而造成的經濟損失,被告香港萬駿公司應承擔主要民事責任,武漢萬駿公司應承擔部分民事責任。被告世貿大廈作為房地產開發商,將其房產委托給被告香港萬駿公司總銷售策劃及承攬廣告,并在合同中明確約定由被告香港萬駿公司承擔銷售過程中的一切責任。被告世貿大 廈沒有義務對被告香港萬駿公司、武漢萬駿公司在售樓過程中的行為進行監督,且經審查世貿大廈對原告亦無侵權行為,故對被告香港萬駿公司、武漢萬駿公司不正當競爭侵權行為所造成的損失不承擔責任。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五條、第一百三十條、第一百三十四條 第(一)款第(七)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第二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第四條、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五條、第四十七條第(四)和(五)項,《廣告管理條例》第四條、第二十條之規定,于1995年8月判決如下:
一、被告香港萬駿實業有限公司、武漢萬駿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應停止侵害原告武漢華信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物業武漢廣場的廣告宣傳。
二、在本判決生效之后十日內,由被告香港萬駿實業有限公司賠償原告武漢華信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42萬元,被告武漢萬駿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賠償原告經濟損失人民幣28萬元,兩被告互負連帶責任。

判決后雙方當事人服判,沒有上訴。

【評析】

本案是一起侵犯法人人格權的新型案件,從法院對本案審理的整體來看,有幾點頗具新意和啟發性。

 一、法人物業形象權問題。被告是否侵害原告的形象權是本案的關鍵性問題。所謂形象權,是指法律關系主體對其形象的使用決定權,未經該主體同意,不得商業性使用其形象。形象權包括公民的肖像權和法人的物業形象權。但我國《民法通則》僅對公民的肖像權作了明確規定,而未 對法人的物業形象權作出規定,因此,法人的物業形象權是否存在,一直是法學界和司法界爭議的問題。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法人的物業形象受到侵害的現象日益增多,極大地損害了法人的合法權益,不利于平等競爭,但對法人的物業形象保護卻缺乏有力的法律依據。1995年實施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廣告法》首次正式明確規定了法人擁有形象權。該法的第25條規定:“廣告主或者廣告經營者在廣告中使用他人名義、形象的,應當事先取得他人的書面同意”。其中“他人”就包括公民和法人,而其中“形象”則包括公民肖像和法人的物業形象。可見,《廣告法》進 一步完善和充實了法律關系主體的形象權,它將公民的肖像、法人的形象統統納入了法律的保護之下。這有利于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利,防止不平等競爭,對于進一步規范市場經濟秩序有著重要意義。本案中,被告香港萬駿公司和武漢萬駿公司未經原告書面同意,在模型展示和廣告中都使 用了原告的物業形象,受案法院據此認定以上兩被告侵害了原告的形象權,判令被告賠償侵權損失,有事實根據,有法律基礎,是正確的。

二、法人信用權問題。受案法院認定香港萬駿公司和武漢萬駿公司的廣告行為對原告構成侵權無疑是正確的,并同時明確指出兩被告侵害原告的形象權。此外,也提到被告貶低原告物業形象的行為,但該行為是否構成侵權,又是何性質的侵權,判決中的觀點表現得不夠鮮明。筆者以為 該行為是侵害法人信用權。所謂信用權,是從事商品生產經營的主體(包括法人和自然人)所享有的在社會上與其經濟能力相應的經濟評價為內容的權利。信用權與名譽權很相似,但有區別,它僅僅是社會對其從事商業活動的經濟狀態的一種評價。損害名譽往往損害信用,但損害信用,卻 不一定損害名譽。例如:傳言某單位因洪水侵入而停產,這使人產生該單位不能履行合同的印象,損害了該單位的信用,卻無損于該單位的名譽。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14條關于“經營者不得捏造、散布虛偽事實,損害競爭對手的商業信譽、商品聲譽”,《廣告法》第12條關于“ 廣告不得貶低其他生產經營者的商品或者服務”的規定,就是保護信用權的規定。本案被告制作的展示模型將原告的武漢廣場減矮了三分之一,將該建筑物的寬度減窄了三分之一,且在廣告中貶低了原告的物業形象,使人們誤以為武漢廣場的規模較小,原告的經濟實力不很雄厚,損害了其 信用。因此,判決可明確指出被告侵害了原告的信用權,這也有利于當事人的服判。

三、責任承擔問題。本案中有三個被告,究竟哪個侵權,被告間哪些又是共同侵權?本案判決香港萬駿和武漢萬駿公司侵權,承擔賠償責任,同時武漢萬駿公司將香港萬駿公司設計、印制的貶低原告物業形象的廣告宣傳畫廣為散發,且在報上做廣告,是共同侵權,因而,應負連帶責任 。

此判決結果是正確的。但世貿公司不存在侵權問題,沒有賠償責任,卻值得研究。判決認定世貿公司沒有責任的理由有兩個:一是世貿公司對被告無侵權行為;二是世貿公司將房產委托給香港萬駿公司總銷售策劃及承攬廣告,并在合同中約定由香港萬駿公司承擔銷售過程中的一切責任。 前一理由,可排除世貿公司單獨承擔賠償責任。后一理由是證明如果香港萬駿公司因銷售策劃或廣告宣傳造成侵權,也只能由香港萬駿公司獨立承擔侵權責任。

事實上,這一理由并不充分,因為,廣告侵權常常是廣告主及廣告經營者的共同侵權行為所致,如果是共同侵權則需承擔連帶責任 。而連帶責任屬于一種法定責任,是不以數個侵權人的內部約定而改變的。也就是說,此案中廣告侵權若是香港萬駿公司與世貿公司共同侵權,雖有此約定,世貿公司仍負有連帶賠償責任。只是世貿公司在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后,可以向香港萬駿公司追償所受損失。但本案中,世貿公司將其 房產委托香港萬駿公司總策劃經銷并承攬廣告,對于香港萬駿公司的廣告宣傳策劃、制作的侵權沒有過錯,因而不構成共同侵權,不能負有連帶責任,這才是世貿公司在此情況下不承擔賠償責任的關鍵。 但從廣告展示、散發和刊載等后續行為上,如仍認為世貿公司沒有任何責任,則是不符合實際,也不符合法律規定的。世貿公司作為廣告主,可能對其委托他人策劃、制作廣告中的侵權行為不知曉,也無法監督,因而應認定此階段的侵權者是廣告經營者,但并不因此而免除其作為廣告 主在廣告物品制作完成后的發布、宣傳、散發、刊載等廣告活動中的保證廣告內容真實性、合法性的義務。本案廣告制作完成后首次展示、宣傳,世貿公司即參加其中,其作為自己物業形象權的主體,完全知道自己的物業形象如何。但其對有侵權內容的廣告及其物品,并未加以制止,而是 聽任其展示、散發或刊登,顯然怠于其應盡的義務。這種不作為的行為是和法律上要求其必須作為的性質相抵觸的,因而是以不作為之行為與另兩被告構成了共同侵犯原告權利的侵權行為,對此階段的侵權應負連帶責任。這不是其與香港萬駿公司的減責或免責約定所能減免的。

因此,本案 對三個被告責任的正確認定,應該首先區分侵權的階段性和行為的實施者,然后再具體認定不同階段及不同實施者的各自的侵權行為性質及責任,從而最終確定哪些行為是單獨的侵權行為并產生單獨的民事責任,哪些是屬于共同侵權行為而產生連帶民事責任。世貿公司在本案中發生有共同 侵權行為,應當承擔連帶民事責任。
 

单场胜平负5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