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合同法律事務 » 理論探討 » 擔保物權兩個實務熱點淺析
搜索 類型:
  律師推薦
謝瑛律師
手機:13913837195
QQ:596726854(工作QQ)
QQ:76811947(南京法律咨詢群)
郵箱:[email protected]
分類列表


搜索
類型:
律師簡介

   謝瑛律師,現為中國法學會會員,全國律師協會會員,具有國家級注冊企業法律顧問職業資格,是南京律師網www.xy6969.cn創始人,該站首席律師,現執業于江蘇東恒律師事務所。
  謝瑛律師畢業于南京大學法學院,擁有深厚的法學功底及豐富的辦案經驗,秉承對客戶認真負責的精神及敬業嚴謹的工作態度,成功辦理了大量訴訟和非訟等復雜、疑 ...

詳情  

文章內容
擔保物權兩個實務熱點淺析
http://www.drbhgh.tw/article.php?id=398  發布時間:2008-12-26 點擊率:5128
發布時間:2008-7-27   來源:人民法院報   作者:呂大亨(黑龍江大學法學院)  
  擔保物權制度既歸屬物權法范疇,又涉及債權法領域,是一項內涵與外延均十分廣泛復雜的法律制度。本文嘗試對相關實務熱點問題作一淺析。
  一、物保與人保并舉的混合擔保責任
  實踐中存在既有物保又有人保的混合共同擔保,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六條對此作了規定。其實,擔保法第二十八條已作出規定,而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八條又對擔保法第二十八條作了重要修改。這三處規定內容不盡一致。以物權法第一百七十六條為主導來解讀,可以明確以下規則:
  第一,約定優先原則。物權法明確規定,被擔保的債權既有物的擔保又有人的擔保的,債務人不履行到期債務或者發生當事人約定的實現擔保物權的情形,債權人應當按照約定實現債權。即按照約定由相關當事人承擔各自的責任。這是物權法體現私法自治原則的一個特點,而擔保法及其司法解釋都沒有直接規定這一點。
  第二,物保的法定責任。當事人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物權法對物保分兩種情形分別規定其責任:一是債務人自己提供物的擔保的,債權人應當先就該物的擔保實現債權,即物保優于人保,先物后人,物保不足清償時由人保承擔補充清償責任;二是由第三人提供物的擔保的,債權人可以就物的擔保實現債權,也可以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即物權與人權屬于同一清償順序,債權人對此享有選擇權。由于物保的第三人與人保的保證人都不是責任的最終承擔者,他們處于平等的地位,都有對債務人的追償權。
  第三,物保被放棄時人保的責任承擔。債權人放棄物保,同一債權的人保應承擔什么責任,物權法沒有規定,擔保法第二十八條第二款規定:“債權人放棄物的擔保的,保證人在債權人放棄權利的范圍內免除保證責任。”因該條款與物權法相關規定精神基本一致,應當作為特別法條款繼續施行。
  第四,物保被確認無效時人保的責任承擔。物的擔保合同被確認無效或者被撤銷,或者擔保物因不可抗力的原因滅失而代位物的,物權法和擔保法都沒有規定保證人的責任承擔,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八條第二款籠統規定“保證人仍應按合同的約定或者法律的約定承擔保證責任”。不過,保證人的法定責任是物保之外部分的責任;由于債權人過錯導致物保無效,使人保的法定權利受到損害,債權人不能不對保證人的損害作出賠償。因此當債權人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時,保證人有權行使抗辯,從而減輕或者免除保證責任。
  第五,擔保人之間的相互追償權。數個擔保人之間是否有相互追償權,物權法和擔保法對此均沒有規定。而擔保法司法解釋第三十八條第一款明確規定:“承擔了擔保責任的擔保人,可以向債務人追償,也可以要求其他擔保人清償其應當分擔的份額。”這一解釋在法理上是站住腳的。因為一個擔保人承擔責任后導致其他擔保人的責任消滅,為避免有失公平,排除債權人與個別擔保人惡意串通,盡管具體計算份額有一定難度,但肯定擔保之間的相互追償權是合理的。物權法沒有明確規定,不等于否定和禁止。
  二、抵押權的登記效力
  長期以來,我國的物權登記制度處于很不規范甚至相當混亂的狀態,物權法的頒布一定程度上扭轉了這種狀態,并在解決規則沖突中有所創新。值得關注的有以下幾點:
  第一,必須登記的抵押物范圍縮小。擔保法第四十一條、第四十二條規定應當辦理抵押物登記的標的不僅包括土地使用權、城市房地產、鄉村企業廠房、林木,還包括航空器、船舶、車輛、企業設備等。物權法相關規定應當辦理抵押登記的標的,僅限于建筑物和其他土地附著物,建設用地使用權,以招標、拍賣、公開協商等方式取得的荒地等土地承包經營權和正在建造的建筑物。這就是說,必須辦理抵押登記的只有房屋、土地使用權等不動產,而車船設備等非不動產可以不辦理抵押登記或者列為自愿辦理抵押登記。
  第二,抵押合同的效力更加明晰。擔保法司法解釋第四十九條和第五十九條中都有當事人“未辦理抵押物登記手續的,不得對抗第三人”的表述,但其含義似乎比較模糊籠統,可以理解為對擔保法登記生效主義的否定,也可以理解為僅指未辦權屬證書抵押或登記不能的特定情況下實行登記對抗主義。物權法第一百八十七條的規定就十分清楚了,即上述特定標的“應當辦理抵押登記。抵押權自登記時設立”。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百八十九條又進一步規定,生產設備、原材料、半成品、產品、交通運輸工具、在建的船舶、航空器以及企業、個體工商戶、農業生產經營者的特定動產抵押的,抵押權自抵押合同生效時起設立,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這說明此種登記不具備創設物權的效力,僅具有對抗第三人的效力。
  第三,登記瑕疵的處理有變化。由于當事人或登記機關的過錯導致登記的事實與權利有誤,應以權利憑證為準,還是以登記機關的登記簿記載為準?擔保法沒有規定。擔保法司法解釋第六十一條規定:“抵押物登記記載的內容與抵押合同約定的內容不一致的,以登記記載的內容為準。”這一不區分動產和不動產均賦予抵押權登記以公信力的規定是有悖物權變動原理的。物權法起草審議過程中否定了動產抵押登記的公信力,對于不動產抵押權屬證書與登記簿記載不一致的,物權法第十七條有明確規定,即記載不一致的除有證據證明不動產登記簿確有錯誤外,以不動產登記簿為準。對于不轉移占有的動產抵押,因其登記不屬設立要件,也不屬實質審查,我們有理由理解為,動產抵押合同與登記簿不一致時,應以抵押合同記載為準,登記簿中超出抵押合同范圍的抵押物不得對抗第三人。相信物權法司法解釋將會作出明確表述,何況物權法第十條規定國家對不動產實行統一登記制度,將來法律、法規還會有具體的登記辦法出臺。
单场胜平负5串1